>
黄金小百科
当前位置:首页 > 黄金小百科

融入民族历史的黄金文化

来源:中国黄金协会网 | 发布时间:2013-9-9 | 浏览次数:

      

 黄金文化与儒家思想

现在的民间也还可以看到用最古老原始的方法淘金,所谓沙里淘金,披沙拣金,慢慢就成为了一个固定的动作,并上升为一种锲而不舍、反复不断的精神,就是这种从未断代的精神,成就了中华民族顽强而坚韧的品性。王阳明(1472年—l528,著名哲学家),正好有一段类似的话分析到一个传统的中国人人格的完成。他说,金子有多和少两个数,有一万斤,有一斤;或者一两,一万两,这是从量来看。量之外还有值,也就是成分,是24K的,还是不纯的金。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而作为中国传统集大成者的儒家讲的是纯,不讲量。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西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董仲舒(179—前104,哲学家,今文经学大师)讲“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他的

中心意思是说,一个人虽有很多限制,譬如我的限制使我只能是一分,但我也绝不放弃,就在这一分里面努力,使它变成纯金。这就是体现了儒家的真正价值。

周朝时候,鲁国人秋胡娶了妻子才五天工夫,就到陈国做官去了。这一去过了五个年头才回来,在路上秋胡看见一个采桑的妇人,十分欢喜,就下车拿了金子去引诱,可是那采桑的妇人毫不理会。秋胡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就捧了金子出来献给他的母亲,随后又唤妻子出来,谁知就是刚在路上调戏的采桑妇人。秋胡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只听他妻子说:你因为欢喜女子而给她金子,这是忘记自己的母亲了,忘记了母亲,就是不孝;好着女色,动了淫心,这是污秽自己的品行了,也就是不义。你孝义都丢失了,我实在羞来见你。说完就奔出门投河死了。

中国人讲好的品性,认为只有好的德行才是世间最珍贵的东西,也是一个真正能谨守一生不会丢失的最大财富。所以,在十分强调礼制的周代(孔子后来一心要恢复的就是周礼),秋胡的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当然,中国文化有这种严厉苛责自己的一面,也有极其宽容大度的另一面,那就是浪子回头金不换。也只有这两方面的牵制与中庸里,文化才显示出不会在物欲里迷失的可能。

 

黄金文化与权力

黄金自古就是权力的象征,官方印章更是权力和等级的象征。

秦朝统一六国后,确立了统一的官方用印制度,明确规定了不同等级的官员使用不同规格的印章,在印材、印钮和印绶上都有明确的区分。金印多为公卿一级的人员使用,这一制度一直沿用到隋代之前。

汉代出土金印较多,据统计有三十六方左右,主要出土于王候一级的官吏墓葬中,比较重要的有“文帝行玺”、“滇王之印”、“广陵王玺”,以及出土于日本的“汉委奴国王”印。“文帝行玺”出自广州象岗山西汉南越王墓,重148.5,是目前所见最大的西汉金印,印文为小篆体,印面特大,有田字格,每字居于一格,显得方正严谨,是汉印书法的一贯风格。印钮呈圆雕盘龙,首尾两足分置四角上。

春秋战国时代,带钩就是与礼制连在一起的某种身份,虽然未有明确规定,但在当时已约定俗成,各级贵族均在带钩制作上费尽心机,争奇斗艳,互相炫耀。这种新的习俗,为后来用官服腰带来表示官员等级,提供了广泛的社会基础。

 

黄金与宗教

佛教及佛教艺术的传人,对中国金器的制作和品种的扩展产生的巨大的影响,佛教用品也开始成为金器的一个大类、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主要的大类了。

佛教到了唐代已极为兴盛,连皇帝都喜欢去过几天寺庙生活,以显示超凡脱俗,并得到佛祖的超度。而一些皇帝对佛教的超常爱好,也使得他们常从国库或私家库房里拿出黄金,制成佛教用品,或拨与寺庙,直接使用,使佛家受到了高规格的礼遇和尊崇。

唐懿宗陆续下诏由文思院专门打造一批法器,包括银金花十二环锡杖。锡杖为佛教僧人随身携带之物,显宗教派以此叩门化缘和防身,密宗教派则以此为佛的标志。杖首有垂直相交的四股挑形外轮,每轮套三个环,共十二环,四股十二环象征佛教中的谛十二因缘。

 

黄金文化与吉祥民俗

对于百姓来说,除趋利避害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出生、结婚、死亡,而这些深入民深处的习俗俗无一不印有黄金的印记。

汉代普通百姓用铜币,上层社会已较普遍地使用黄金货币,汉代的黄金货币主要有三种样式:一种是圆饼形的金饼,直径约为七、八厘米,厚约一二厘米;-;种像马蹄壳的称为“马蹄金”,还有一种似偶蹄动物的蹄壳,称为“麟趾金”。“麟趾金”中的麟,是—种神话传说中的吉祥神物,汉武帝在公元前122年冬十月,在雍县祭五帝庙时获得了白色麒麟,于是作《白麟之歌》,改年号为元狩,并铸麟趾金作为货币以协祥瑞。汉代的黄金货币就是在汉武帝的直接授意下铸造成型的,这种授意又使这种金币披上了一层神秘的文化色彩。

累丝金辟邪形象似虎,出土时共两只,各立于托片上。头圆大,一为双角,一为独角,作昂首远视状。以绿松石镶嵌成双眼,颈前、脊背各有一条凹槽,也嵌有红玛瑙、松石,其他部位也有零星点缀,身躯用金片制成,并用金丝掐出羽翅纹,同时饰有金粟粒,尾、角以金丝缠绕而成,底托片上堑有流云纹并饰以小金粒。

金辟邪是汉代人求吉祥心理的反映,,那时辟邪的形象较为模糊,尚未有统一模式。

古人有“事死如事生”的观念, 1992年陕西宝鸡市的一座战国墓葬中出土了两把金柄铁剑及金环首的铁刀、铜刀各一支。剑身为铁,已腐蚀生锈,柄为纯金所铸,柄上饰有镂空的变形蟠螭纹,整个剑柄纹饰繁复。以金子作刀、剑一类兵器的柄首,并不具有实战价值,反而使得刀剑本身成为一种礼仪性用品,从出土金器的数量如此之多来看,该墓主人的地位应相当高,即便是他活着之时,刀剑于他也只是一种饰品,这种死后陪葬品更只是一种象征意义,表示其死后可能要用到该类物品。

商代及周代时,女子插笄,标志着成年,谓之壹绑怯,《仪礼》(传为周公所作,为规范起居饮食的法则)载,女子年满十五,梳髻插笄,表示成年,可以许嫁,并举行仪式,称为殷抢裼。富家女子的笄多为黄金所制,现存最早的笄,长27.7厘米,头宽2.9厘米,尾宽0.9厘米,重108.7。笄也叫簪,是簪的本名,早在新石器时代已有骨制的发笄,用于盘发挽簪。及至婚配,至今仍要消费大量的黄金首饰。

至于含祝福婴儿平安、富贵、长寿的金制长寿锁时至今日仍系在孩童的项间。

观一斑而窥全豹,源远流长的黄金文化沉积于历史,融入于生活,中国黄金协会已对黄金文化的精神实质及其具体内涵作出了翔实的阐述,详细内容不久将与世人见面,以填补我国黄金文化的空白。

 

通知公告更多>>
动态资讯更多>>
联系我们更多>>
办公地址:南宁市思贤路36号
通讯地址:南宁市思贤路43号
邮编:530023
电话:0771-5627994
传真:0771-5622871
邮箱:883684462@sina.com